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倒叙都无法拯救我的话痨(上)


又名只想开个车居然还得写一集前情。



*
王杰希往后重重地坐在了凳子上,椅背上折断的木条戳疼了他的后背。
“你干什么,喻文州?”他戒备地问。 一只手臂横在他下颌下,王杰希抬起眼皮,喻文州居高临下地抵着他,冷冷地看着那双紧盯着他的眼睛。
“你猜?”喻文州说话的时候咬着字,狠一使劲儿,把王杰希的头抵得后仰。

十分钟前,王杰希做梦也想不到接下来他将被久别重逢的喻文州逼入什么境地。
那是这个港口平常地在枪声中结束的一天。
归巢的乌鸦嘎嘎干叫着,嘶厉的啼声消失在远方。日落时分的风贴着地吹,枯叶刮着地面渐渐被吹远,刮地的声音也听不见了。安静降临了这个角落,一小堆废墟矗立在零散的大废墟之间,坍塌的房屋的骨骸依偎着它曾经的半堵断墙。
断墙的白垩上映着一道影子,细长曲折。
王杰希躲在断墙外的一块泡沫塑料板后,紧紧握着枪,随时准备扣下扳机。那一小堆废墟外面,有一个人,已经站了很久。他不知道那是谁,只知道绝对不能让他察觉自己的位置,这是他唯一的机会,虽然他现在的藏身之处几乎谈不上是什么掩护,顶多算是伪装。
自从某个人离开后,王杰希又在H港打了一年多游击,期间他几乎所有过去的战友都暂时或发誓再不回来地离开了这个港口区。除了那些机敏而又优秀的朋友,他还从未碰到过如此棘手的人。一年多来他绝大部分的敌人是靠团队、指挥和装备作战的军人……中的散兵游勇,比如进攻告一段落抢救完伤员靠着掩体喝酒的士兵,或者巡逻时进入王杰希控制范围的小队,这些人单兵作战能力都不强,几个人、十几个人加起来也不敌王杰希和他的小组,不夸张地说,王杰希跳着舞都可以把他们花式撂翻。当然他并不真的跳舞,那太无厘头了。
直到今天傍晚。他们和一队既像是另一帮民间武装又像是政府派遣的人遭遇,对方一见到他们二话不说开了枪,半分钟之内他们的六个人中躺下了四个人,王杰希和只剩的一个叫小豪的男孩分头躲向了相反的方向。
他们落败得猝不及防。对方手里的不是普通步枪,是电磁枪,王杰希听说过,黄少天曾给他看过一把自己缴获的。不久之前这种武器还停留在重型,不过后来政府的试验项目成功了。那些人不仅来自政府,而且拥有极高的身份,H港很可能第一次出现这种身份的人,而这意味着改变。
王杰希只能分出一小点儿心作出判断,将绝大部分心思用以尽最大努力掩饰行踪,对付持电磁枪的人躲避没用,一支电磁步枪射出的子弹可以飞出视距进行攻击,它的动能允许它无视某些防御,躲在墙后面跟暴露在它面前没区别,至少在这种拆迁工地般的地图上并不存在能对之有效的防御。
唯一的办法是根本不让对方知道你在哪,这样他没法开枪。
在身法之诡异和走位之风骚上迄今为止还没人能及王杰希造诣之一二,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或错误的判断,对方只分出了一个人追赶他。这让王杰希游刃有余一些,他成功逃窜了很久,直到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既然逃窜得这么成功,为什么还没把对方甩掉?
王杰希停下想了一下,感到后背渐渐有凉意。他回想了一下双方追逐的路径,这一带地形他没那么熟,但仍可以发觉其中巧合的成分。想完全隐藏并不容易,除了隐藏者的技术,地物和视野是更重要的因素。为什么每次他都能及时找到合适的遮蔽物,即使视野相对开阔的危急时刻也总有视线死角可以利用?就像一道设计精巧的数学题,每一步必有通往下一步的路,也许难以想到,但如果你能跟上出题人的思路,就会发现每一个key point,然后做出他设计出的选择。
排除掉自欺欺人的答案,唯一的解释是……对方对这一带熟稔至极,从始至终他的选择都在对方的掌握之中,看似不可思议而随机的路径和选择,其实只是强大控场之下的游戏……一场高难度、精彩的猫捉老鼠。
风再一次吹过时,王杰希一串连续的后滚翻,几秒钟后他停下,已经蹲在一块突兀地立于一切合理掩体之外的泡沫板后。风把这块东西吹得滚动起来时,他抓住了一瞬间自己、泡沫板、对方三点一线的时机,将身体蜷缩在泡沫板后,随着它滚动,滚出废墟,硬是制造了一个只在短短几秒里存在于对方主场地图上的全新路径。对方看不见他,因为王杰希始终保持了这种三点一线,即使对方足够异想天开到去提防那个移动的影子,也不可能看出王杰希把自己的影子也藏进了泡沫板的影子中。就像是分针的针尖与针尾玩的捉迷藏。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操作,为什么不可思议参考遮影步。几秒钟前猫还是身份不明的人,几秒钟之后游戏角色就对调了。世界上大概只有一种人不会对这种操作感到太惊讶……那就是王杰希的小迷妹们。她们已经习惯了,而且脑补得还更离奇呢。
王杰希不打算冒险探头确定对方的位置,大约在断墙另一侧十步之内,这就够了,他要在暴露位置的一刹那把子弹送出去,在对方开枪之前击碎他的心脏。
三……二……一。
一个身影从废墟中暴起,举枪对准站在墙边的人,站在墙边的人旋即抬手射击,砰!人影在空中滞了一秒,重重掉在地上。
“小豪!!!”王杰希在内心大吼。震惊和愤怒在他心头交织,他猛地站起身转向断墙,枪口指向被枪声暴露精确位置的敌人。
他没能扣下扳机。
对方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一样,收枪插回腰间。六个人中只有这个人拿的是手枪,王杰希刚注意到。在他数十步之外,五个人同时瞄准了他,都和杀死小豪的人一样穿着黑色的风衣。那是之前追赶小豪的五个人,王杰希立刻明白了,他们根本没有去另一个方向,而是把小豪赶到了和自己相同的方向。
杀死小豪的人冲他点点头,示意他把枪扔掉。
王杰希照做了,然后像他们要求的一样举起手慢慢走过去。
他在离对方五米处停下。对方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指了指自己腰间的枪,慢慢说:“没死,麻醉弹。那几个也没死,想跟你坐下说话就不能杀你的人,我可知道的。”
他把半脸墨镜从脸上摘下来,冲王杰希露出一个微笑。

喻文州。


*

tbc.


评论(7)
热度(34)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