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等我写完了再想标题

动笔的时候还是情人节后一天,本想借个尾巴,万万不该傻到忽略了自己的手残和话痨。


---------------------------------------------------------------------------------




第一……话

王杰希走过一张张空着的木桌子,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漂浮威士忌。
情人节暧昧青涩的气氛在第二天就消失得几无踪影,不像大节日,有的店门口春节红灯笼还没取下,情人节鲜花板就已撤了。路过这家店门口时他看到内里的桌子上还插着玫瑰,本该有些滞后的违和,却因店里无人显得完美而易碎,像是一个停留在二月十四日的空间,专为等待他这样一个滞后的人。
他特意在二月十五日晚出门,躲避开世人默认的日子,好像这样就和丘比特同学没什么关系,遮遮掩掩地面对自己的心情,遮遮掩掩地宣泄那点儿不像他的情怀。
店里没人不是因为主角需要一个清冷的舞台来衬托忧伤。而是因为店门口挂着一柄绝世长刀,光华清冷,月色凄迷,静如秋水,而又暗藏杀意,一般人都被店长两米八的气场吓得不敢进了。但是王杰希敢进,甚至知道这是店里差不多专门为他一人清的场。其实这里平常也没多少人来,来的人固定就那些,其他人都被长刀镇走了,最近假期结束百废待兴别人都没来,才成了他一人的专场。
人一旦开始回忆,看什么都和回忆的主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他眼前的事物则和他的回忆主体还有不容小觑的联系,这家特别的店当初还是他和喻文州在B市后海五光十色的酒吧角落里偶然发现的。
其时王杰希早已退役,自己新做的事儿刚有点门道儿,平时还是挺闲(虽然他是个闲不住的,但暂时也只能呆家读书)。那会儿喻文州刚来B市工作,老友相逢,平时晚上老一起出来溜达。他家住得颇为市中心,在老城时期也得算京城之内,他俩一般绕到前海,沿着繁华带慢慢往北走,最后从玉河遗址那边儿出来,分手各自回家。
那天他俩沿着后海东岸走,中途瞧见一条胡同口儿。王杰希心思一跳,北京爷们儿东南西北方向门儿清善走街串巷的风采就体现出来了,拉着喻文州要走,说我带你转转这附近的胡同儿。喻文州来此很不像个外地人,走得悠然又闲适,好像走过很多次……或者说,王杰希几乎错觉自己和他一起走过很多次。但到了银锭桥,王杰希拉着他从小拱桥上穿过去,兜了一小转——几家店的方圆,再从桥上挤回来,喻文州就懵然了。那一座小桥的左近正是群魔乱舞般的热闹,大门大敞的酒吧里乐声震天,能看见脸被红光照得看不出模样的驻唱抱着话筒宣泄青春激情,人群密得自行车推不过,金发碧眼的高个儿异国帅哥儿从中一闪而去,岔口角上的一家店用灯光把自家招牌打在地上,圆形logo混淆了四面八方。再从桥上穿回来时,喻文州不得不拉紧了王杰希的手,下了桥已不知原来的路线是朝着哪边儿的。他笑着感叹,感觉就像有人把一列早高峰的地铁弯成了正七边形,毫不知情的人在车厢里穿了一圈,简直比鬼打墙还有迷惑效果。王杰希听他的形容,忍不住微笑:原来喻队,不对,现在是喻主任——的比喻能力这么生动。还把每个“喻”都重读了,好像这姓氏与能力之间有某种好玩儿的必然联系。王杰希还是很少这么直白地开玩笑的,尤其还是这么幼稚的嘲讽——他一般都不动声色地语含挤兑,犀利又巧妙。喻文州也忍不住笑,捏了一下王杰希的手,说我倒是一直知道王队的表达能力卓尔不群。王杰希忽然意识到他们的手还握着,转身带路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松掉了。
那条胡同口尚有几家店,他们越往里走就越是民居的样子,两侧平房低矮,灰墙灰瓦,院门的朱漆都落了,墙上挂着电表。喻文州没来过这样地方,好奇地左右瞧,对着失修的门楼口铜牌上介绍能看半天。王杰希就站在他后面台阶上等着,携着破败又透着远去的皇城气息的风从他们中间吹过,王杰希一瞬间觉得仿佛某种凝然也渗透进他们相识的岁月中,苍黄变幻,奔涌向前,恍惚之中他以为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不咸不淡,不近不散。
喻文州看完介绍,作沧海桑田之叹,一扭头看见王杰希对着门口的树发呆。他叫了王杰希一声,你看什么呢?说完顺着他瞅着的树干往上瞧,只见粗枝茂冠,一路生长,古木参天。
唔!这树年龄很大了吧?喻文州打量后猜道。是的,王杰希回答,至少有二百年了。他这么说的时候并没有也抬头看那些叶子,面前的晾衣绳缠绕在较矮的分叉上,因为缠了太久,树皮都勒进去了,旁边长出一个树瘤。任过去再怎样厚重,最后也不过被鸡毛蒜皮世间尘务束缚,兀自畸形地站着。他在喻文州看过来之前收回神游的目光,和他一起下了台阶继续往前走,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本来心血来潮来此,却莫名伤春悲秋起来。
他们远去之后一个妇人出来,又往晾衣绳上挂了盆刚洗的衣服。
再往前走拐了个弯儿。进去的小胡同没扩过,依然是窄不容车,小门小户的院里净是乱七八糟的私搭乱建,外面门槛也朽了石阶也垮了,有人出来往下水道口泼水。水溅到在一旁也不知是站着还是趴着的一只柯基身上,那狗毛儿一抖海拔微升,看了那人一眼,又看了他们一眼,颠起四条小短腿儿嘟噜噜地跑掉了。
喻文州一看见它就笑,黄柯基这个梗已经传得他都有所耳闻了,且觉得颇为传神,以至于被黄少天愤慨地指出他也就比自己高出两厘米,而且痛心疾首地说队长你怎么连叶不修的下限都不如了,你居然嘲讽队友!喻文州立刻有理有据地说叶修最擅长嘲讽的就是队友好吗,他嘲别人都是猛然一噎,怼起队友来那是连绵互轰。又补充道,而且你跟柯基最像的是——神情,你知道吗。这么说完之后,他觉得黄少天大概不能理解他所谓“像”是怎么个像法,毕竟他对柯基狗脸的形容提炼是欢脱有神。
然后他在黄少天QQ里的的备注变成了【队长看向我的笑眯眯的眼睛上有一层叹息之壁那么厚的谜之滤镜】。
这只柯基头部是黑黄白毛的,有趣的是脑袋顶上也有一条弯曲的白毛,形状像个月牙,长在周围的黑毛中间让人不禁想起包公。此狗还特别干净,完全不像胡同里的那种小脏狗儿,不是附近流浪来的就是主人懒得给洗,反而身上毛皮油光水滑儿,都能反出月光来。他俩和柯基正好同路,起了兴致,便跟着那狗,小短腿儿跑得倒不慢,颠儿不颠儿跑到一个门楼前,但是门槛太高,它翻不进去,自动在门口叫起来,看着很是轻车熟路,应该就是这家的狗。很快有个姑娘出来抱它,看见王杰希和喻文州。
姑娘看见他们一愣,就着月光仔细一看,立刻激动了:喻队!王队!! 姑娘穿一身绿裙子,面对他俩虽然激动,但感觉并没太多碰见偶像之类的紧张,表达了居然能这么和他们遇见的天上掉馅饼感、对他俩尤其是王杰希的想念、看到他俩大晚上一块散步仿佛“官方发糖”般的惊喜等等旋转跳跃的复杂情感,然后盛情邀请他们进去坐坐。
居然碰上了个有点年头的荣耀粉,这也是有一定缘分的事儿,本来不想打扰,姑娘赶忙介绍,方知这原来是后海一家酒吧的后门,这可真够纵深的,店长很有钱啊。
这事突然,并不在计划内,但一来盛情不宜却,二来彼时明月清风,心情松畅,院里夏花翠竹,曲径通幽,身边之人又是喻文州。天时地利人和竟全部占了,王杰希性格里有随缘随喜的一面,便对喻文州说:既来此,何妨一入?喻文州微笑道,好啊。
于是姑娘兴高采烈地带着他们进去了,小柯基往竹子里一钻就不见了,他们穿过一片竹子,一个小院出现在眼前。是夜月明星稀,正中一堂屋子,中式对扇门开了半扇,里面透出温暖的黄光,门上面一个霓虹灯小匾,灯光显出个图案:一个太阳戴着一顶似乎是王冠的东西。




--------------------

哈哈哈,店刚出场。【棒读】

评论(6)
热度(4)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