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方王】这种搞搞就好的paro要什么标题

x 如果一定要起个题目,就叫它“原来传说中的黑魔法其实是生物工程”吧……

x 我的龟速叙事也是没谁了,方4000er都还没出场,什么时候才能写完这个生造硬设的脑洞_(:зゝ∠)_

   -------------------------------------------------------------------------






|1|

王杰希一一扭开红铜插件,一排打开的沟槽暴露出来。下方的铜板被托起向上一推,咔一声嵌入方形的槽中,红铜插件自动落下锁死,两组部件牢牢地扣合严密。

他退后一步,暗红色的坚硬鳞质面从他面前划过,沉重地扑在地上,震起一层浮土。那是一片翼,狰狞崎岖的骨骼连接起长达四米的厚重皮肤,隆起在鳞片上——一片龙的翼。这魁梧的生物伏在王杰希面前,一根成年人手臂粗的铁链拴在它的脖子上,能够吐出龙炎的龙嘴上套着坚实的钢制笼头,王杰希刚刚换上去的鞍座背件紧紧箍住它的翼根,修长的尾部上套着三个环,每一个都挂着几十公斤重的配重。

这仅仅是一条年幼的龙,还没有挂上全部骑乘设备,尾部也没有严格约束起来,以免影响发育。在这个生活着几十头龙的龙类饲养场里,大部分成年的龙都背着一套完整的鞍座,尾部盘曲起来锁在铸铁柱子上,这是为了防止它们挥动那虬劲有力的肢体攻击人类,也免得那些长近十米的尾巴太占地方。

王杰希提起地上的背件,把它们丢上笼门外的拖板,转身走出这个巢间,重新把精钢笼门关上落锁。在他拔出钥匙转身离开的时候,那条幼龙愤怒地冲他呲起牙,对龙来说还嫌幼嫩的翅膀不甘地撞击在钢条上,从他背后传来沉重的声响。

载着背件的拖板车当啷当啷地经过饲养场的裸石地面,王杰希每经过一间巢间,里面的生物都对他报以威严的怒视,混杂着不甘与仇视。他对此已经习惯了,龙类中低等的种族虽然有着不输普通同类的力量与身体,但智慧只能与狮虎相提并论。它们能够凭着血统中猛兽的天性与龙类的尊严,愤怒于人类对它们的所作所为,却只能停留在野兽的愤怒。而它们同族中真正强大的种群…….

“龙人”,那以人的胎儿而显露出龙的血脉的族群,几个世纪以来人类的命运上覆盖着它们的阴影。它们仿佛魔鬼的造物,每个龙人与生俱来的智慧都令他们能够毫不费力地理解这个世界,魔导师刻苦钻研的法术在他们眼里不屑一顾,所有人类所自豪的机巧都不能比上他们对这个世界天然的洞察。自然元素在他们眼中纤毫毕现:当他们走近河海,温柔的水元素自然而然进入他们的意识,蓝色物质的流动脉络形成立体的模型投影在他们脑中;如果有一位人类的锻造师在一名龙人身旁锻打新剑,他们能仅凭意识中对金属的理解描摹剑的形状,使它瞬间成形,或是在龙人催生的高温中瞬间熔解。

在战争的风暴还席卷大陆的年代,龙人在大陆所向披靡。但他们并不是好战的种族,在掠夺够了足以高枕无忧的资源后,龙人就前往西方的雪山,在那里群居起来,甚至几乎与繁华广阔的大陆断绝了来往。然而当战乱终于平息后,所有停战的国度百废待兴,一个寂静的夜晚,西方的生物卷土重来了。

那一夜无数化为龙身的巨大黑影穿越森林,掠过西南小镇沉睡的天空。随之而来的飓风掀走熟睡人家的房顶或是整座房屋,连带着屋后的猪圈和马厩。它们低空巡飞,肆意破坏,泥土自动爆开,参天大树和建筑的地基被送上半空;不远处的河水从翻开的土壤中渗上来,白日牛羊吃草的小山轰然坍陷,惊恐的畜生在沸腾的泥浆中挣扎嘶吼。俄尔百千人呼,百千儿哭,百千狗吠,鸡犬相闻。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作;又夹百千求救声,曳屋许许声,抢夺声,泼水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滚烫的龙炎喷吐在逃难的可怜人身上,如同天谴的怒火,生灵和土地一同化为焦炭。

惊恐的人群逃向中陆,龙人在席卷边陲后又像成群的黑鸦一般退去了。从那以后,这些生物如同转性,以西方雪山为老巢频频侵入大陆;而不得不说战争开发人的潜能,人类反在之前的战争中因祸得福,大批魔导师、机械师、术士、优秀的牧师和指引者诞生,更精妙的魔法与机械被创造,龙人再不能靠天赋恣肆横行。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突然改变是为什么。有人曾说,龙类去往雪山是一个阴谋,是为了获得魔鬼的力量。而它们的归来正印证了这场阴谋:被恶魔附身的龙人种族,给大陆带回的将是魔鬼的复苏。更多人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众所周知魔鬼已经是比圣战和战前梅兹王朝还要古早的玄幻时代生灵了……


种种传言从王杰希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本人对这些神魔的说法都持不信的态度,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龙类饲养场的工作人员,更准确地说,研究人员。他研究的课题就是龙人和它们低微的同类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而在他目前的研究中,没有任何事实表明这种种间差异来自于超自然力量——除非是神在创造生命时小小的玩笑。

过了饲养场,水泥通道出现在出口。他走进去,沿着褐色的墙一直走到存放骑具和束具的隔间,推开门把刚换下来的东西放进去,对于成长迅速的幼龙来说它们已经小得难受了。将拖板车斜着堆在墙角的时候,他不经意地一低头,忽然愣住了。

斜起来的钢板上模模糊糊地照出了他的脸。王杰希缓慢地弯下腰凑近,死死盯着自己的眼睛。镜像里他大小稍微不一的眼睛周围长出了一圈青黑色的东西,因为初生而颜色较浅,猛地一看像是熬夜熬得太狠搞出的黑眼圈。他伸手摸上去,指尖坚硬而熟悉的触感让他心下冰凉。就着金属束具的反光,他看清了——那是一层细细的鳞片,边缘略薄透明,色泽温润而幼嫩。

那是只有龙才会长出的菱形鳞片,和幼龙翼膜上一样的,黑色的龙鳞。


  


--------------------------------------------------------------------------


@地下实验室

太太你看窝qwQ!之前泥发的那个声明是因为前一天我写的那个评论吗!我错了好不好,太太产粮辛苦,我不是故意的呀_(:_ゝ∠)_【虽说确实是那么觉得的,但是并不是要批作文呀,要是文笔设定什么的一般倒不会说,实在是对角色气质这一点比较在意,表达起来就直来直去了……毕竟觉得既然都是写文,交流交流感受什么的并非不可以。太太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可以反驳我呀,没有恶意的相信窝qwQ

紧急状态码了个小文,表达歉意,看我真诚的眼睛o O  第一次写方王(其实你就是懒癌什么都没写过吧),ooc/cp化学反应不对什么的还望多多指教了(←然而四千儿根本还没露脸……)

评论和私信都不成,只好艾特了,太太你看到一定要回我啊要是还生气……你说让我怎么办好不好【鱼式躺平

(咳咳删了重发的,所以这个艾特也迟了好久

评论(2)
热度(5)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