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何㿠。

昆仑落雪落在他的剑上,雪和剑一样凉,久久不化。他的衣被雪湿了,白色上的湿痕泛的是浅蓝。

我只记得我站在他的背后看他,看他就像一株雪莲,也像一块顽石,他的静默和这里永恒不化的积雪是一样的,他冰一样的心里封着的是泪。

你还不走么?我问他。

他不回答。但他从来不略过别人的提问;雪一粒一粒地落在他肩上,就好像一切都是时间并不流动下的重复。

“……”他说了什么,然后把剑交予我,使我转托给那个人。我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因为我不知道他会说什么,我觉得他仿佛永远不会说话,我无法想象他说话的内容或样子。

他即使开口,也是静默的。

他回去了,走向一片昆仑遗雪。他的背影同他的昆仑一样肃冷。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评论(7)
热度(2)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