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喻王】

算了,我大概是写不出车的(-ι_- )。
接上次。

*

喻文州洗完出来的时候,大灯已经关了。室内一点橙色的光全来自阳台上的小壁灯,王杰希正窝在一床柔软的羽绒被里玩手机。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一间屋子里只有一个人,和喻文州回来前没有什么两样。但轻易就可以感觉到这两种景况根本就不同,第二个人回来前这间屋子是空的,第一个人身为屋中的活人,却抵不过无机质的沉默,宁愿看着窗外白雪纷飞的色彩,毕竟它们曾笼罩过天地间的故事。而此时他躺在床上,做着一个无所事事的宅男独自一人时做的事,没有人再守在窗口凝视大自然,于是飘在他家窗口的雪花感到了孤独。雪花想,大概一个人独处时若能安稳自在,那他心里一定不是空的,看着刚才与自己隔窗相对的那个人现在瘫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游戏,就知道那个家里现在一定有谁回来了。
并没有常见开车前奏中的“刚洗完的头发上还滴着水,顺着脖颈流进衣服里”,喻文州擦得干干爽爽地钻进被窝(以免被揍),自然而然地挤进王杰希旁边的空间里,顺手给后背拽了个枕头垫着。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恐怖游戏实况,没插耳机,阿婆主充满元气絮絮叨叨的声音简直和黄少天有一拼。王杰希看实况聚精会神,是那种会跟着阿婆主思考剧情和地图的好观众,喻文州把手伸进被子胡噜他的腿一点也没心思管。而喻文州就不一样,他看实况注重的是“我在看游戏实况”的心理体验,不仅在意是“第一次看实况”、“孑然一身孤独寂寞冷只能看实况”还是“陪着杰希看实况”,还在意弹幕都说了些什么,而且会揣测发弹幕的人是在怎样一种情形下与自己看着同一个内容。因此他的脑子里总是充满了自己想象出的多人场景,非常戏精(不)。
不过此时他是“陪着杰希看实况”,做什么只是情调不同,重点是“陪着杰希”,所以此情此景的内核其实是“岁月静好中的缤纷画卷之一帧”。王杰希不时会嘟囔一些剧情物品的所在,喻文州抬眼看他,清隽的侧脸轮廓上笼着一线小壁灯的光,漏到另一侧的光晕把婴儿肥的弧度反映得可爱得不行。他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王杰希不仅没躲,还翻了个身,把在一个地方放腻了的大长腿一跨跨到了他腰上。
这一来,喻文州看不到屏幕了。为了权宜,他相向一翻,把王杰希翻了回去,又搬了搬他温热的上半身,让王杰希背靠着自己,还不忘把腿挤进王杰希两腿中间保持刚才的体位。王杰希似乎觉得这样也挺舒服,用焐得热热的腿蹭了蹭喻文州温凉凉的腿。喻文州轻轻抚摸王杰希光滑的皮肤,因着心绪觉得被窝里的热气越发氤氲,不由自主想要更靠近,便把头也移过去枕在王杰希脑袋边。王杰希头发本就在枕头上蹭乱了,两人的头发靠在一起,立刻不分你我。
直到一p结束,喻文州搂着个王杰希搂了半天,一个热乎大活人(尤其还是王杰希)在怀里动唤半天拱来拱去实在太令人血气方刚,心里满足感爆棚的同时被撩得心痒痒。刚想说“杰希你还要不要看,要不我们来运动一下吧”就觉得怀里一空,视角一转,体位一变,自己面冲天花板仰躺着,刚才还爱答不理专注实况的某一大只正坐在被摁倒的自己身上,居高临下:
“喻文州,我就觉得刚才好像总有什么在我身上动来动去的。现在你把我弄热了,你看着办吧。”

评论(1)
热度(6)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