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喻王】一个小段子

(其实是半截,不对,五分之一截的车……十一点才下决心动笔!已经不能好了qaq)

给修修的生贺车未完成版本orz

----------------
冬日里的雪夜总是那么寂寥。
王杰希靠在窗前,晚饭时还在下的雪已经停了,小区里纯白的雪地还不曾有人留下脚印。此时雪晶的反光是最美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欣赏过,天地之间仿佛笼罩着一层玫瑰色的雾,又或者像是弥漫着极光中的光子。
他只呆了一会儿玻璃上就被呵出一小片雾气,他渐渐将目光聚焦回来,盯着那小片雾,在上面画了一张简笔笑脸。
下一刻,门开了。玻璃上出现了一片矩形的橙色反光,推开门的人的身影映在光矩形的中央,面部恰好和雾气上的笑脸重合了。
王杰希惊喜回头,喻文州站在家门口,“啪”地一声打开了灯。喻文州在门口的地毯上跺着鞋上的雪,平光镜片迅速糊上两层液化小水珠,笑盈盈道:“杰希,我回来啦。”

靠近就能感觉到喻文州呢子大衣上的寒气,但家中暖气太过充足的王杰希丝毫不怕这点儿凉气,反而当做暂时性空调凑在一边。喻文州一边脱衣服一边拿脸冰了王杰希一下:“没想到吧?我把策划提前做完了。这天寒地冻的……还是家里暖和呀。”
王杰希就站在喻文州左近,随着他的走动产生一些位移,一看就是心里好高兴,脚下不自觉地就围着喻文州打转。他嘴上却揶揄道:“看看这个南方人,现在不仅见着下雪见怪不怪,蹭暖气也越发熟练了。”
“那可是托你的福。”喻文州把冒寒气的衣服全挂在衣钩上,只剩一件衬衫,抱了一下王杰希这个大暖器。本来喻文州就只想抱个暖器,没想到王杰希的身体实在太温热了,胸脯和后背抱个满怀的手感又太惬意,让他不自禁地就蹭了蹭且不想起来,不想起来之余眼角撇到十分可爱的耳垂,当下又舔了一口。
王杰希后背立即就挺了一下,迅速把他推开,沾着水光的耳垂已经红了。王杰希抬头一看喻文州的表情,好么,笑得那叫一个喻文州,一看就知道他想干什么。虽然不动声色装聋作哑,王杰希还是把喻文州往浴室赶:“你快去洗澡,洗完澡快睡觉。”
----------------
@殷樨

评论(1)
热度(3)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