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叶王】原来随手写找感觉的东西 16:17 16:17 16h 16时


主要是发些有意义的汉字测试封号条件
16:17 16时 16h 16H


*

最后叶修还是去王杰希那儿。

其时夜已深了,月色凉如水,映照在宫墙爬着的常青藤叶上,全都变做了常银藤。
王杰希的春花居名字固然盎然,然而一靠近了,便泌泌然散开一股冷意。不似雪,倒似霜,很像是其主人那一股不予笑语淡交人的气质。
王杰希从搬了来春花居,便很内敛地住下,起居、出入都和道士闭关的感觉差不多。倒很省了看守他的一班人的心。只是一两年之后,这院里就长满了菁芜的植物,翠绿粉嫩,春天野芬发而如碎雪,好一派生机,房前屋后合适地方种了十数种草药,叶修去问,这位还有扩种的打算。方知这人也不是出家人一般寡淡无聊的性子。继而赐了名“春花居”,此院遂脱离了无名别院的行列。
再后来,后宫那些妃子宫女原本是懒得搭理这样一个人,只是不知谁开了个先河,找王杰希种东西。那些个姑娘家爱弄的花花草草,有些怎么都侍弄不好的,王杰希全能给养好,长得是挺拔滋润。叶修知道了这件事,不禁猜测王杰希做太子时候是不是很喜欢研究这些,当作学习、国事之外的爱好,有次在一起时随口问了,他都瞧见王杰希本来要说话,结果跟着王杰希来南朝的小侍卫急了,对“净戳人伤心处的不怀好意之人”叶修怒目而斥。于是王杰希笑了笑,也就懒得再起话头了。为此叶修很生王杰希带来的那个楞小子的气,可是又被冷人儿笑的那一下戳中心窝子,有种说不明白的感觉。他心里想王杰希主仆俩儿可真是一个性子,都不把他这个能决定他们生死的人放眼里。只是带来的小孩儿率真多点,——肯定是王杰希给惯的,他这大的就很有点儿不肯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感觉。是真的管你皇帝将军,全是凡夫俗子——好像就他不是似的!
可是王杰希就真有点魔性,那么“摆在宗庙里的神龟”的人,明明也没有力气使什么手腕,可是叶修就是不愿意惹了他不高兴,好像他生气了就……
……就怎么样呢,叶修咂摸着心里光凭回忆就泛起来的某种痒意和他自己当然没有注意到所以也就叫不出名字的小心翼翼,走近了那红砖墙。
他沿着墙根溜跶。虽然隔着一堵墙,但是院子淡雅的气息也随着草木香气幽幽渗透出来。虫声吱吱嗻嗻的,在不知远近的地方叫。
游目骋怀之间忽见墙头上一丛小花生得灵气,不高的茎上四五玉蝶薄而透明,风动微颤,在月光中白得发光。对就跟动画版王杰希肤色似的。它长在那里,十分地不合时宜,然而视觉效果却好似峭岩上的明珠。叶修很快想起王杰希怎么提过这东西,说是——“我瞧这一堵墙上竟然长的是爬山虎儿,太土了。看看种不种得了月仙草,那可是小仙童一样的傢伙。”
这王大眼儿,叶修心想,栽草栽在墙头上,不怕随着风倒了?
然而他心里掠过得更早的却是一句“一支仙草出墙来”之类不伦不类的句子,忽然间便心头一痒,自己品出点儿墙里人的勾引意味,不如说是被自己的瞎想撩了魂儿,但他哪管真假,兴致忽起,就抬脚朝大门走去。
跟随的公公略一低头,迈小步跟上。

扣扣扣。
金属环撞在木门板上声音单调,实在。院里人早睡了——他们跟着主人养生,王杰希这里夜里又没人来,睡得可说是宫里最早的宫人。
门外悬着的一对儿青灯灯火幽幽,纱绿翼的小虫子围着飞舞。
叶修等了会儿,又扣几下,仍无人应。
院子一片幽谧,春花居已是睡了。
跟随的太监说:“皇上,王公子想来已经安寝。”这是显而易见的事,言下之意是说王杰希大概也不会起,不如明日再来。
叶修皱眉一思索,道:“拿剑来,朕把他门闩斫了。”
大太监一头汗。不知皇上为何如此执著,正要捧剑,里头隐隐传来脚步声。
来人在门里站定了,发话:“什么人??早都宵禁了还敢跑出来,急死人啦?”语气不耐,火气倒不如妃嫔美人们的下人大。
大太监还没答话,叶修平常地说:“是朕。”
里头人似乎大吃一惊,很快开了门,忙不迭请罪,赶紧又喊醒了一人进去通报王杰希。叶修一摆手,制止了慌张的下人,道:“不必叫醒他。”随即径自往屋子去。

春花居的主屋不大,纵深稍微到位一些。他走到堂前时看到门棂间的黄纸上微微映出屋里微弱的烛光,明灭的幽红。推开门是正厅,摆了两张对着的小榻,中间一盆火炉。
本来这里是张矮几,只是王杰希这里左右没什么客人,就干脆换了更方便取暖的火炉,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王杰希其实挺怕冷的。
两侧的房间是从人住的,王杰希自己带了来叶修这个我也忘了前面说没说过叫什么的国家的,此时叶修的对面一个姑娘推开了房门,朝外探脑袋,瞧着叶修。
叶修依然是冲她摆手,示意不必管自己。
姑娘就又缩回头去,门上人影一阵晃,最后光灭消失,又归于寂静。
主房的门关着,始终毫无声息。叶修盯着糊在上面的纸出了一会儿神,走过去推开。

评论(4)
热度(16)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