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上次叫什么来着



我要再把湛澹太太的无人生还看十遍……





|2|


在离侯宅不远的地方,王杰希和黄少天找了家客栈寄喂两匹马,步行继续前进。正午十分,二人抵达蒙城侯家。
侯宅是一座气派、端庄的宅邸,黑色的大门上黄铜兽首被晒得闪亮。
黄少天抬头看着高挂的“侯宅”匾额,笑起来:“侯家还真有钱啊!蒙城这么一又小又穷的地方,看他们家这气派,搁在江南得有四大家族的风范了!”
王杰希道:“侯家原是走镖出身,家族里叫得出名的高手也只有侯老前辈一人,后来发了财,才有了名气。”
“可不是,武林盟想在蒙城这种根本没多少高手的地方组织起来武林势力,只能靠金钱背景拉人。”黄少天道。
王杰希示意他小点声。
“放心吧,不会被人听见的。”黄少天说。
他走到门前,机智地没有拿可谓炙手可热的门环扣门,用手拍了拍,“喂喂喂?人在吗人在吗?”
很快有人开门,一个青衫小童打量了他们几眼,问道:“两位可是中原武林来的客人?”
王杰希答:“正是。”
“请二位随我来,我家主人对二位久等了。”小童躬身做个“请”的手势,引二人进去。
三人走了一段,身周景色渐佳,黄少天心里嘀咕这路看起来不像是去厅堂正屋啊,引他们的小孩便回身道:“二位客人远来,老爷确实早早就准备好了迎接,只是实在料不到发生了件意外事。这会儿老爷夫人都忙得抽不开身,才叫我先带二位来后园歇歇脚,休息一下,二位走了一程想必渴了,茶水点心很快会送过来。”
王杰希一点头。黄少天道:“那就麻烦小兄弟了。”

小童的背影隐没在花树后。黄少天转回目光,很快发现树丛中有一张看起来是供人下棋的小石桌和两个石墩,高兴地过去坐下。
“王杰希,”黄少天压低了声音,“ 你有没有什么联想?他们说的‘意外事’肯定就是侯二公子被人杀了的事了吧?否则还能有什么事让他们全府上下这么乱成一锅?”
王杰希在他对面坐下。“九成是。”他判断道。
“不是吧,我们一来他们家公子就被人杀了?难道我们是煞星吗?呸呸呸不可能,要是也是你是才对,”黄少天说垃圾话已经是本能,他脑子里想的和嘴里说的惯常在思考进度条上错开一截,于是下一秒就能无缝衔接到脑子里刚才转过的念头上,“你说这事儿是偶然发生的呢还是蓄谋已久呢?”
王杰希沉吟一下:“现在还不好说。”
黄少天道:“因为我们了解的情况太少了?我看看都有什么情况:昨天夜里,侯二公子路过一片野地,然后被人杀了。今天早上被一个盐贩发现了。这对侯宅来说是个突发事情,当然这是以他们现在在忙的就是这件事为前提……好吧这么一看还真是少得不能更少。”
王杰希忽然说:“也有可能有人不希望我们和侯二公子见面。”
“什么?就是说我们还真是煞星?”黄少天露出即将迅速进入沉思的表情。
“不。这只是从‘我们是煞星’的角度推测得出的结论,按照这个推测,侯氏之前寄给我们的书信中应该能看出什么异样,比如急迫,但并没有。所以这个推测不成立。”
黄少天:“……”所以我们不是煞星我知道了。
黄少天补充道:“除非他无意中掌握了什么秘密,有人不希望让中原也知道……不会,我看这个方向肯定是错的,侯家根本什么都不会和我们说,因为我们跟他们明明什么关系都没有,除了借宿关系。”

他们看见有家仆端着茶水过来,就闭口不言。又过不一会儿,还是那个青衫小僮领他们去正厅。

评论
热度(6)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