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超级心虚

 

【第86天/黄王】其实是个破案向




- 拉低百日水平之作
- 黄少天严重ooc,没写过,下次努力改_(:_」∠ )_
- 希望后面能写出点黄王感……




|1|


边陲小城的清晨没有那么喧嚣。王杰希和黄少天起了大早从客栈出来,街上的人没比他们吃早茶的时候多多少。
王黄两人骑马并排而行,都把剑遮在衣服底下,倒也不算打眼。
黄少天在手里抛着从客栈包出来的一块点心,跟王杰希说话:“王杰希,真是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咱俩能见面不打架反而搞合作啊!”
王杰希随着马走身子稍微颠簸,并不转眼看身边的黄少天,道:“国家之事为大,武林门派间本就没有什么不能妥协的矛盾。”
黄少天听了这话,就很烦旁边这人又是一如既往地一本正经,可是王杰希是武林年轻一代中不下于他的高手,偏生又比他大一岁,是早出师一年的前辈,这就让他不好意思像在喻文州跟前一样造次。
“说到这个,听说为了准备抵抗达拉人,这次准备义援那个什么……石?对就是石将军的武林人士有很多啊!咱们要去的那个侯家不是就是吗。”
“石古诚。”王杰希悠然说,“其实不像你想的那么多,中原来的就咱们两个。其他自发来此的不会收编。主要还是靠蒙城这附近的武林门阀,侯家算是本地势力最大的了。”
“哦,他们怕打草惊蛇是吧。”黄少天脑子里盘算一下,“既然这么严肃,咱们吃完侯家的接风宴是不是还有石将军的啊,好歹也是他找我们来,肯定有要交代的。将军府的话,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藏龙卧虎之辈,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去看看了!”
“今天未必可以。”王杰希说,“巳时赶到,午时是侯家的接风宴,行李安顿,往来介绍,恐怕一天做完也就没什么闲暇了。”
虽然说迫不及待,但黄少天也知道官员的召见随的可不是他。而且他惯常过度表达自己的愿望,其实心思早已转到了别处,“这些天咱们干什么?就在侯家当宾客似的什么也不干吗?陪他们家小朋友过招……是不是得操习操习达拉人来了我们怎么对付他们啊?”又忽然想起,“对了王杰希你是不是会兵法。要是真找人商量的话石古诚还是得找你……”
在他们一边闲谈一边赶路的工夫,街上人已渐渐多了起来,此时他们路过一家烧饼铺,围着的一小堆人中传出了声音:
“……天呐,不知道谁这么狠毒…………上一次……侯家寻仇……”
王杰希平静注视前方的眼睛一动。他本就只一边儿耳朵听黄少天说个不停,另一边儿的耳朵神游八方,忽然出现的词语触动了他的注意,在他刚想示意黄少天住口的同时,这位话多的青年也停了下来,不约而同凝神去听这声音。
“什么?你确定?”说话的老头声音干细,他这么一惊乍很好地传达了戏剧性而又惊恐的情绪,“死的是——侯二公子?”
王黄两人心里同时一咯噔,只听那老头继而转为狐疑:“你看错了吧?侯二公子是多尊贵的人,会跑野地里让人杀了?何况你又不是人家侯府座上客,怎么能认出侯二公子长什么样儿?”
另一个粗厚的声音响起,王黄两人看去,是个穿白短衣的汉子,衣服被汗湿了大片,脸色苍白,神情激动:“我不会看错,侯二公子他……他和我朋友有些来往,我见过他几次,我早起往集市里来,忽然瞧见远处躺着个人,像是醉倒了,就去看看。”汉子稍微咽了口唾沫,又喘一口气,“结果过去一看,那人睁着眼睛,脖子上全是血,吓得我差点坐地下!再一看他手里握着剑,那容貌,不就是侯家的二公子吗!”说到后面他的声音不自觉地低了,像是恐怕杀人的人就在身边一样。
黄少天扭头看王杰希,见他神色严肃。他悄悄比口型:“你觉得是真的吗?”
王杰希一夹马腹,向前超出几步,黄少天会意,与他避开神情各异的人群。
一走到前面,黄少天立刻自己给出了回答:“咱们又对侯家情况不熟,猜也猜不出什么名堂,不如过去看看!”
王杰希说:“不行,”考虑了一下,“听他说是在野地,咱们都走到这儿了,再去还不知道哪儿的地方转一趟,根本赶不及。”
“赶不及也没事吧,我们晚是晚了一点,可是去关心他们家二公子的生死安危,这说明我们古道热肠啊!”
“你开什么玩笑,古道热肠是体现在这种地方的吗?”王杰希不满地瞪他一眼,又像是对他的说法好气又好笑,“你听没听到他说,‘寻仇’,万一这不是传言是真的呢?客人还没进门,就听说家里孩子被杀的消息,先不管是真是假,还跑去看尸体,……你以为你是三岁稚童吗?如果是假的呢?”
“你就说我路上有点事,你先去,或者有点病……”黄少天想了想,郁闷,“哎,好像有点容易拆穿啊?”
“侯家要不了多久就会听说这个消息。快点赶到,到了就知道了。”王杰希说。
黄少天点点头,抖了抖缰绳。
两匹白马又是并行,哒哒的蹄声朝着侯宅远去。


tbc.

评论(2)
热度(24)
Top

© 大荒星垂 | Powered by LOFTER